飘零久

磕粮小号。

我从高中时期就意识到,我好像对观察人类的表情、反应、或者行为有异常的兴趣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可能已经不知不觉看着一个人的面部或者动作很久。

可我也一直知道,那种观察的能力和敏感度,归根结底无非是因为常年的人际关系。人们将特殊的少数视作异类,集中排斥。因为习惯了呆在局外,少了很多本该有的冲动和感性。

所幸人间也待我不薄,即使不善交际,仍有那么几个挚友。被人厚待的时候却开始不知所措,如同没见世事的幼稚婴孩。